2003/03/03

諾安卡聖水之星 (一)

第一章 瑞斯淚湖的午后

  話說,在諾瑞斯的一個晴朗下午,海爾沃特從巨魔的家鄉,惡谷,在走過了陰暗的懼腐林,又穿過了瑞斯山脈之後,他來到了瑞斯淚湖。

  瑞斯淚湖是個很美的地方,往北可以到達裂爪豺狼人以及鳥人族的家鄉,往南可以到象徵冒險者勇氣的競技場,往東可以到達吉普賽人隱居的瑞斯山脈(雖然,到那個地方的人們大多是衝著屠殺山巨人所得的賞金以及老是在山間平原亂跑的地精,黑森。)

  瑞斯淚湖的中間,有著一個小島嶼,鳥語花香,是這個區域最美的地方。而湖水四週,環繞著一層層的小山丘,山丘與山丘之間,除了半獸人,也隱居了許多不願意住在城鎮的能人。海爾在山丘間漫步,打算探訪當初取得信賴之靴時,在這地方所認識的前任信賴錠鐵擁有者。

  他隱居的地方,景物依舊;他所住的小木屋,看起來保養得很好,應該是有定期粉刷的原因吧!不過,瑞斯淚湖這潮濕的地方,再怎麼看,也不覺得這樣一間木屋,竟然能夠看不出來任何的腐蝕痕跡,海爾心想,「他大概是常去瑞斯山脈砍木頭回來更新吧?」

  突然間,海爾發現有一位紅衣人在站山坡旁,似乎在打量著些什麼。於是就在基於同樣是信賴錠鐵的傳承者的責任感下,海爾沃特步上前去,想問問他到底想做什麼。

  "嗨,什蒙德克‧拉瓦渥克" 海爾沃特說道。

  紅衣人眼神閃過了一絲狡詰的光芒。
  「你好,海爾沃特!在瑞斯淚湖附近你得小心點。急流哥布林王伯格勒公爵正指揮他手下的爪牙打劫殺害無辜的過路人。我雖然對他恨之入骨,但去殺他心有餘而力不足。如果你能幫我的忙把他的首級帶來,我會非常感激你的。希望你能把他的王冠帶回來作為證據。」

  不知為何,海爾沃特腦海閃過了一絲不安!什蒙德克‧拉瓦渥克這個人太奇怪了,竟然他會要求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幫他殺人?雖然他說的是哥布林,但海爾沃特在湖邊繞了大半天,卻未曾見過任何一隻哥布林,更別說是打劫殺害無辜的過路人了。

  但是話說回來,海爾沃特至今也沒見過任何友善的哥布林種族,心想,那去殺了這隻急流哥布林王伯格勒公爵,看看他的王冠到底有何過人之處也是不錯的選擇。於是海爾沃特接下了這份委託,決定去殺了這隻哥布林公爵。

  「嗨,海爾沃特」一句充滿磁性的問候,從海爾沃特身後傳了過來

  「嗨,冰雨風」 海爾沃特驚訝地回了頭,原來是工會的魔法師冰老爺子在瑞斯山脈要完賞金,想說來湖邊釣幾條魚做成魚肉捲當晚餐。

  在海爾沃特跟冰雨風說明了事情的始末,冰老爺子決定陪著海爾沃特一起把哥布林公爵給找出來,順便看看能不能順便做些哥布林皮包或是哥布林派。

  冰雨風坐下來翻了翻魔法書,站起來後口中念念有辭,拿著法杖的手揮舞著著奇怪的姿勢,當光芒散去,冰雨風手上多了兩顆泛著奇異光芒的石頭。

  「諾!拿去!這顆魔法石可以讓你持續一段時間在水裏不用呼吸!」冰雨風遞給海爾沃特這兩顆召換出來的水石並解釋著。

  「為什麼?你怎麼知道要哥布林公爵住在水裏?」海爾沃特不解的問道。

  「普羅‧思瑞斯給了你們矮人這麼強健的體魄,卻為什麼不多給你們一些如同我們高精般的智力呢?你剛才不是說你在湖的四周看不到任何的哥布林嗎?這樣說來,他們鐵定躲在湖裡頭,要不然就是中間的小島上。那我們不潛水下去找,難道要放飛行術在空中找嗎?」冰老爺子眼神往下凝視,看著海爾沃特長期戴著頭盔,如今近乎禿光的頭頂回答著。

  「也對!只是不知道這些哥布林強不強,真麻煩!」海爾沃特沉思道。

  「嗨,海爾沃特」,又是一句悅耳而性感並且熟悉的問候,而接下來竟還伴隨著動人卻又哀傷的音樂。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詩人蘭貓出現了。

  「諾瑞斯的風帶來了海爾沃特的消息,諾瑞斯的神祈指示我有夥伴需要我的幫助,於是乎,受神所召換的詩人,唱著受祝福的進行曲,穿過了卡瑞那平原,來到了這是非之地... 」蘭貓清脆地唱出悅耳的旋律,一字一句地細述著她來到這兒的點點滴滴。

  「不虧是詩人,來幫忙也不乾脆些,說個理由還可以這樣哩哩拉拉唱個一大串」海爾沃特嘴理咕儂著。冰老爺子也同時敲了一下海爾沃特的光頭,要他閉嘴。

  其實,不是海爾沃特不感動,只是卡拉丁城中,只要一走進去,就是叮叮咚咚的打鐵聲,這讓矮人們雖然有著某種特殊的節奏感,但卻對所謂的旋律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於是乎,三人組就這樣潛進了瑞斯淚湖,開始了尋找急流哥布林之旅。

  整個瑞斯淚湖,感覺異常地平靜,絲毫沒有像什蒙德克說得這麼恐怖。整個搜尋過程,在水石以及蘭貓的游泳歌輔助之下,順利地由湖邊慢慢地推進到了小島。

  「有洞穴!」海爾沃特喊道。

   冰雨風以及蘭貓循著海爾沃特的聲音,也游到了洞口。

  「應該是這裡吧?」冰雨風說著。海爾沃特以及蘭貓也同意冰雨風的看法。準備開始動作。

  此時冰雨風拿著法杖的手,又開始在水裏以奇怪的方式揮舞,召換出了一隻水元素。而海爾沃特口中念念有詞,努力地幫夥伴們施與普羅神牧師能給予的祝福。蘭貓也收起了樂器,拿出了塵封已久的單手劍,準備應付突發的狀況。

  湖裏的洞窟非常地黑暗,海爾沃特倚仗著手上所拿的燒焦盾牌,勉強能看清楚前方的狀況。這個燒焦盾牌,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他原本的持有者,是索如賽克之眼內部地精採礦公司的特殊機械守衛CWG Model EXG 所持有。這個盾牌,經過了地精工藝的洗禮,可以增加持有者的智慧,並在索如賽克之眼內部岩漿的鍛造之下,透出優於所有發光物的白光。唯一的缺點,就是重量稍重。這是因為地精當初設計這盾牌時,原本就是要給機器人所持有,所以並沒有考慮到重量對於生物持有者的影響。

  所幸,海爾沃特是矮人,就是肌肉多,所以拿起這個盾牌,仍是輕鬆愉快。
  
  三人組繼續往深處游,發現了一個塔樓,塔底下有多隻深水哥布林在守衛著,站在塔底下的三人,不知為何突然愣了一下。

  「這... 哥布林公爵大概在塔頂吧!我們找一下門攻進去!」冰雨風如此建議。

  「老大!我們是在水裡耶!直接游上去,從上面進去就好了啊!剛剛還說我沒腦子,我看你你也是老糊塗了。」海爾沃特藉機羞辱了冰雨風,報了剛剛一箭之仇。

  蘭貓:「......」

  三人組游上了塔頂,發現了四隻深水哥布林守護著塔頂,似乎在等著誰的出現。而在他們的身旁,有著一位名叫 深 的暗黑精靈,對三人組的來訪,似乎是視而不見。

  「這個公爵會不會就叫做深啊?」海爾沃特問道。

  「笨蛋!你覺得哥布林他們的腦容量,會聰明到會用化名嗎?」冰雨風又敲了一下海爾沃特的光頭,看來,他對於矮人,似乎有種莫名的歧視。

  「可是... 他又不是哥布林... 」海爾沃特摸摸自己的頭。

  蘭貓:「......」

  三人組繼續在水裡待了半天,哥布林公爵卻怎樣都不回來。時間不斷地流逝著,終於,一直沉默的蘭貓開口了。

  「殺... 咕嚕... 咕嚕... 咕嚕...」

  這時海爾沃特和冰雨風才明白,蘭貓原來不是不講話,而是當她話說太多,她的游泳歌就沒辦法唱出來了,所謂「溺水不是病,遇上了要人命」,大概就是指這種情況。

  「可憐... 」冰雨風說道。

  「對啊... 給他一顆水石吧!」海爾沃特建議。

  三人組開始屠殺見到的深水哥布林,見一隻殺一隻,見兩隻殺一雙。蘭貓在前面負責肉博,冰雨風負責派水元素掩護,順便丟幾個魔法盡快讓哥布林們解脫,而海爾沃特,也發揮了他牧師悲天憫人的天性,幫深水哥布林收屍。

  而在三人屠殺完一輪又一輪的的哥布林後,眼尖的蘭貓突然發現遠處有隻看起來頗不一樣的哥布林往這邊怒視。
  
  「哥布林公爵!」蘭貓喊道。  

  伯格勒公爵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傳遍了整個水域!「離開我的地盤,你這個陸上的敗類!!」

  此時,蘭貓發現自己身上的某些魔法效果被去除,就在下一瞬間,蘭貓被魔法「神之憤怒」所擊中。海爾沃特見狀況有變,二話不說衝向蘭貓為他療傷,而冰雨風,也在第一時間,送出了水元素協助。一場實力懸殊,以眾凌寡的戰鬥就這樣展開。

  雖然哥布林公爵奮力抵抗,但面對著等待許久,且已經殺紅了眼的三人組來說,所有的抵抗似乎都只是無謂的掙扎。而在哥布林公爵鼓起了他僅存的最後一絲力量,企圖逃離三人組的屠殺之時,海爾沃特對公爵施放了定身術,冰雨風放出了傷害術,而蘭貓,毫不猶豫地衝上前去,將短劍架在哥布林公爵綠色之前,脖子一抹,就這樣了結了哥布林公爵的生命。

  戰鬥結束,取而代之的總是一片寧靜。海爾沃特游向了哥布林公爵的屍體,從被割下的頭顱上取下了什蒙德克所要的「伯格勒公爵之冠」。

  此時,海爾沃特回想起戰鬥前哥布林公爵喊著,「離開我的地盤,你這個陸上的敗類!!」這讓海爾沃特心中起了一絲絲的疑惑,像這樣有著地盤領域觀念的哥布林種族,真的會像什蒙德克所說的一般,打劫陸地上的路人嗎?但這困惑,馬上就被打斷了。

  「回去交差吧!」冰雨風以疲憊的語氣催促著。

  「嗯!回陸地吧!」海爾沃特回答。

  急流哥布林部落又回歸了寧靜,而塔頂,又有的新的深水哥布林取代了方才混戰陣亡的哥布林。他們看似等待著方才被三人組屠殺的伯格勒公爵,但在他們小小的綠色腦袋中,是否明白他們的首領,早已經在剛剛的混戰中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希望我們所做的事是對的,安息吧!伯格勒公爵!」海爾沃特為伯格勒公爵蓋上最後一把湖底的泥土,不安地說著。

  一切結束,海爾沃特、冰雨風以及蘭貓,緩緩地游出了洞穴。原本金波燦爛的瑞斯淚湖,在這個時刻已經灑滿銀白色的月光。夜風徐徐吹在剛出水面的三人身上,更添涼意。但三人不以為意,在這個時刻,沒什麼比眼前的美景更來得重要。

  「好美!」冰雨風說道。

  「對啊,真希望這個地方的景致永遠不會改變。」海爾沃特若有所思的回答。

  「.....」蘭貓不語,因為她的眼神,她的思緒,已經被瑞斯淚湖夜晚的月亮所吸引。

[遊記] 香港三天兩夜

在五月初起意找時間離開台灣去流浪,連續三年無視了公司的員工旅遊補助,今年終於給了自己動力離開台灣三天兩夜出去走走,即使目的地只是航程不到兩小時的香港。 決定了日期,向公司請好了休假,接下來就是要決定交通住宿,由於想要自己決定出發以及回來時間,方便起見捨棄了可能有特定優惠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