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30

實驗室記趣 (二)

今天繼續說這間實驗室的環境。搬來一陣子,其實已經頗適應了,我這個人沒什麼本領,就是適應性高,不管活得好或爛,一樣能讓自己很開心,只怕自己沒事幹,弄得成天腦袋空空就糟了。

一開始到這兒,最不習慣的就是空氣。由於這邊主要是提供計畫使用,所以除了偶爾會在最裡頭的會議室開會之外,平日並沒有什麼人會進來,也因此這裡再久不通風的狀況下,空氣中總是瀰漫著一股異樣的味道,帶著水氣、霉味、水泥漆,以及隱隱約約夾雜的酸味。

不過自從前陣子可愛的研一生開始進駐隔壁研究室之後,一切都不同了,原本整排通道只靠我這間實驗室的冷氣以及我的肺來清淨空氣,但在多了一間研究室的冷氣以及兩位研一生的肺之後,空氣在幾天之中變得清新許多。果然年輕人的肺就是不一樣,清淨效率特高!更何況,精實的他們還會待到七晚八晚回家,更因此增加了新鮮空氣產出量。

不過就在昨兒個,帥哥言帶著兩位小朋友和在我下班之前來了實驗室。

「我們以後不會這麼晚回家了... 」他們吞吞吐吐的跟我說。

「怎麼了?不習慣?」我問。

在仔細問過了之後,我知道了原因,原來問題是出在這排通道的隔間。我們這排通道的隔間其實很單純,附圖如下:(請不要利用這張圖來偷東西,謝謝!)
┌───┬────┬────┬────┬───┐
│大  │空研究室│空研究室│空研究室│空房間│
│會  └── ─┴── ─┴─── ┴ ──┘鐵
│議  ┌─── ┬ ───┬── ─┬ ──┐門
│室  │研一生 │空研究室│我的地盤│茶水間│
└───┴────┴────┴────┴───┘
兩位小朋友到底在怕什麼呢?這樣有什麼好害怕的呢?(懸疑!懸疑!懸疑!刺激!刺激!刺激!)

我在上一篇有提過,咱們這棟樓算得上是陽明最高的一棟樓了,陽明大學,以前的舊名叫做「陽明醫學院」。所以,一些醫療儀器也是會有的;當然,學校有些醫學相關的系所其實也是很平常的。而我們這棟樓,外面的招牌貼著生命科學館,也稱做實驗大樓。我們醫工佔據了三樓,整個看起來很整齊清潔,沒什麼特殊儀器擺在外頭。而二樓,「雞絲」就比較多了。

印象中,二樓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上樓右邊的冰櫃,具體的形容,就像是那種你只要把蓋子翻起來,裡面就會有一桶桶冰淇淋讓你挖的那種樣子,只是上頭多了些儀表。靠近飲水機以及洗手間那側,也擺了幾個冷藏櫃,他們的樣子就像是一般7-11那種透明的拉門冷藏櫃,只要一打開,裡面一堆飲料、冰品、冷凍食品等等,只要你有錢,隨時可以結帳帶走。而二樓的研究生,總是穿著白袍子,偶爾還會見到袍子上隱約有些沒洗乾淨的黃斑,就像是大廚沾染到的廚房油汙。不過,陽明並沒有廚藝學院,如果以為是「餐飲所」的朋友!請多充實一下各校系所知識。

實際上,聰明的朋友可能已經想到了,其實佔據咱們二樓的是「解剖所」。是的,拿刀子的那個解剖。既然是專攻解剖,那麼有些冰箱其實是再也自然不過的了,冰箱裡面該有些什麼東西其實也應該不用多說了。只是... 這些冰箱似乎太少了些...

好!咱們回到一開始的故事,小朋友很害怕的情結。他們的問題就出在解剖所。好的解剖專家,誕生於良好的生理知識以及解剖無數具的大體之上(應該不會有人以為練習解剖是用紅髮安妮吧?)。而冰大體的的冰櫃,基本上跟在二樓擺在外頭的冰櫃是不同的,但這棟大樓其實也沒多少地方可以擺,更何況當大體運到大樓後,總不能再讓大體坐電梯上樓。於是,就必須在一樓找個地方存放這些為了人類的未來而慈悲捐獻出的大體。

這樣應該很明瞭了,小朋友發現了事實之後,腦袋出現了以下的想像圖:(請勿利用這張圖來偷大體)
┌──────────────────────┐
│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 可口可樂販賣機
│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屍 鐵門
├───┬────┬────┬────┬───┐
│大  │空研究室│空研究室│空研究室│空房間│
│會  └── ─┴── ─┴─── ┴ ──┘鐵
│議  ┌─── ┬ ───┬── ─┬ ──┐門
│室  │冏 冏 │空研究室│我的地盤│茶水間│
└───┴────┴────┴────┴───┘

年輕人想像力是豐富了些,來念醫字輩的研究所,沒有些體悟怎麼說得過去呢?自從我受過三次震撼之後,這些事對我來說就比較看得開了(註)。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他們開始希望準時回家,而每週又有固定的paper要討論,那麼他們應該可以因此而更加珍惜在校能利用的時間吧!這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對嗎?

「既然在那邊會害怕,那麼就偶爾來我這坐坐吧!這邊有沙發,還有咖啡,頗舒適的呢!」我這樣對他們說著。我想,這應該多少能撫慰一下他們驚恐的心靈吧!

至於前篇提過會蹲馬桶的老鼠,為了不要帶給他們更多恐懼,就先還別對他們提吧!

註:這三件事,簡單來說,一是高中時代,同學自述暑假打工到殯儀館洗屍體;二是高中補習回家時,一位老人因摔倒,在司機沒注意的狀況下,在我的眼前被公車輾過。第三則是我阿公去世,看著他的身體躺在身邊,卻完全可以發覺到他的靈魂早已不在眼前。如果任何人看到了這篇,我想對你說,其實大體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成為大體的過程。最後,請珍惜生命,因為當你跨越了那條線,就再也不能回頭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什麼想說的嗎?

肉包

小明總是在住家附近的肉包店買肉包,20 年來,肉包從一顆 10 元漲到一顆 30 元,從一天可以吃三顆,到一天只能吃一顆,今天他心血來潮問了老闆為何這些年漲了這麼多,老闆很驕傲地回答... 「這區的店租漲價了啊!然後你沒發現我們現在店面不但有冷氣,又有座位,還有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