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19

新舊權力交替是否對教育政策本質有所影響?

這是近三年前,在教育社會學宋佩芬老師的課程中寫的一篇小論文。回到老師的網站看到了這篇被收錄起來,於是以回顧的心情再次看了以前自己寫的內容,發現與當前的狀況比起來仍什麼不同。我不知該高興當年論述的內容恰好是如今成為了媒體雜誌關注的焦點,抑或是憂傷目前的教育體制仍持續地走向我悲觀預測的結果。也許,我放棄了從事教職,對自己來說,是個正確的選擇吧!以下為內容…
◎ 前言在現在的台灣社會中,無論自己是否承認,實際上都已經陷入了政治所造成的族群區隔。這種區隔,不但影響了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對自己國家的認同,更連帶地影響了目前的教育政策。這樣的改變是好或是壞,以下先從「衝突論」以及「功能論」的定義開始說起。
◎ 民族國家的本質與政策
 由張建成的「教育政策」一文中,在民族國家的本質與政策方面,認為功能論者以優勢民族的文化、語言、歷史、價值為所謂「正統」,成為國家的代表與認同依規。其他民族的文化、語言、歷史被視為沒有價值。弱勢族群的歷史被湮滅。
 以台灣狀況而言,首先必須討論何謂優勢民族?以這次總統大選為例子,由於政黨的選舉手段,整個台灣被分裂為兩種人:新新台灣人與非台灣人。而劃分兩邊人的標準,則是由創黨以來就具有鄉土色彩的執政黨所定義。在執政黨的自我論述之下,執政者只要在反對者頭上貼個「非我族群」的標籤,無論在野再如何想要不去意識自己是弱勢族群也不可得。
 在國民黨統治時代,教育的目的是教化人民認同中華民國與民族的國家意識和民族意識。國語推行政策,造成了客家人以及福佬人在感受到自身母語處於弱勢地位,因而漸漸地消失。而在現今民進黨執政時代,「福佬話」正努力地從弱勢爭向主流的地位,在執政的四年中,執政者美其名要達到教育機會以及就業機會均等的美夢,很輕易地就在國家考試用「福佬話」出題的粗劣手段中破碎。這證明了即使政權交替,文化霸權也只是由原本的優勢族群轉移到獲得權力的優勢族群罷了,而真正的少數族群,如客家人以及原住民等,最後仍然是被犧牲的一群。
 而這種語言的正統,在目前執政黨中更顯得嚴重。在本次選舉過程中,我們時常可見到在野黨在選舉活動的演講場合中,利用國、閩、客以及原住民語言來試圖表現其族群融合的表現。但反觀執政黨的選舉活動中,「福佬話」是幾乎是全場唯一的語言,在那個場合中,不會說「福佬話」就會被貼上「非我族群」的標籤。
 因此可以體會到,在台灣,所謂的優勢族群,不是所謂的財力,也不是所謂的外省或本省。而是政治權力主張一切,所謂優勢族群,就是執政者定義的優勢族群。而這些所謂的優勢族群,一但到了選舉關頭,又會搖身一變成為偽弱勢族群來聚集眾人目光。
 於是,在政治權力的不斷交替之下,普羅大眾對於自我定位的的認同逐漸地失焦,逐漸地對自己國家與民族的認同開始麻木,最後對於這種議題開始沒有感覺,而任由政府來幫人民定義其文化、語言、歷史以及價值,而失去了自己真正的想法,於是政府又再次可以利用教育來壓抑所謂的「弱勢族群」,週而復始,造成新的文化霸權。
◎ 民族國家的文化霸權政策
 再來,承襲以上的論點,就必須再探討民族國家的文化霸權政策。以功能論的教育觀點,為了促使國家的主權維繫不變,社會安定,因此於教育中提升民族意識與國家觀念,以促使國家的安定以及穩定的進步。但就衝突論而言,功能論的教育政策,乃是為了使統治全維繫不變,而行使的民族改造以及同化教育,其目的是要達到社會控制,而刻意漠視文化的差異。
 在前總統蔣中正的時代,由於國共戰爭戰敗遷徙來台,為了固守最後的一絲屏障,中華民國政府在遷台之後作出了許多的動作,包含十大建設、國民教育以及國語政策等等作為,其最重要的目的,除了提升台灣在日後與中共對等的籌碼之外,更是要使這個在歷史中不斷被割據殖民的小島,對「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有歸屬感以及集體的認同。
 隨著時間的過去,從戒嚴時代開始,許許多多過去曾被政府刻意遺忘的事實漸漸浮上了檯面。公立學校以及私立學校的差異,也日漸有所差別,而不再受制於政府統一規範之下。學校的言論自由日益升高,當年在戒嚴統治之下,私校的教育家因政治環境所受到的不平待遇,也漸漸地翻案。
 以二二八事件為例,不只所謂的「本省人」被迫害,更有為數眾多所謂
「外省人」受到同樣,甚至更為苛刻的待遇。這一切都在解嚴之後慢慢地從被覆蓋的歷史中被挖掘出來。然而,從翻案之後經過了數年的歲月,昔日青年公園早已改名為二二八紀念公園,但是在新政權上任以來,對於這般的歷史事件,在教育上卻不是企圖讓後人引以為戒,而是不斷地在這個時候,挑起受難者的過往的傷痛,將社會也許漸漸痊癒的傷口再次灑鹽。
 更甚者,由於此事件是在國民黨執政時代所發生,因此執政者為了權力的鬥爭,竟然在國民黨提出二二八和平訴求時,反譏加害者沒資格談和平,其所需要做的,只要不斷道歉就夠了。此消彼長,造成了目前的在野黨永遠帶著二二八事件的原罪。若要洗脫這條原罪,你唯一的出路就是離開這個政黨,去投靠另一個陣營方能獲得救贖。
 方才談到的是政治,但是教育呢?舊政府時代,教育的目的在於使台灣的人民歸化成為「中華民國」的人民,以強硬以及淺移默化的手段迫使人民對於自己是身為中華民族的人民有著堅貞的思想。然而,新政府呢?新的教育政策刻意抹除對於國家的認同以及大民族主義的思考。放眼目前的教材以及政策,缺乏了民族情感以及愛鄉的情懷,刻意了漠化國家認同對於社會穩定的重要性。
 逐漸地,人民失去了民族情感,失去了國家認同,唯一在乎的只剩下自身處在這個環境之中能夠得到多少的利益。最後,在一個完全以利益為依歸的社會之中,人民失去了人文情感,每個人想盡辦法把持手中的利益傳與後代。以利益為依歸的結果,原本意念甚佳的階級流動,演變成人人只願意往上流不願往下,並且阻擋下面的階級分食上層的利益,反而造成了更嚴重,而且更廣泛的階級複製現象。
 所以,當原本的弱勢者化身為今天的優勢者,我們目前所見到的,並不是有著更健全的或是改革的教育理想。而是現今的優勢者不斷地剝奪過去優勢者的所有權力以及地位,將自己化身為新的權力象徵。目前的教育政策不也就是如此?當為了「福佬話」創建了五千多個新字時,同樣屬於中國文字的客家語系呢?或是更為少數的原住民語系呢?很遺憾的,沒有!在新政府的新文化霸權之下,少數民族仍然是被犧牲的一群,客家族群以及原住民仍必須在新舊政權兩端選邊站。
此外,我們更不能忽略一點,在目前台灣的外籍新娘不斷增加的情況之下,這群「外來人口」必將會取代原住民成為台灣第四大族群。政府的教育政策是要迎合這群來自東南亞各地的外籍新娘,或是強迫其「歸化」為所謂「台灣人」,我想,這是在教育這些新娘的下一代時,很重要的課題,不然,新的政府也只是帶來新的文化霸權主義罷了。
◎ 民主國家的社會公平政策然而,在民主社會中,既然有了不平等,那自然而然就會有要求政府必須做到平等的聲音。但在實際的狀況之下,每個人的立足點都是不平等的,要如何做到平等,以下從民主國家的社會公平政策來討論。
以功能論而言,其要求的是齊頭式的平等,機會上的平等,達成人人都可以受基本的教育,擁有基本的知識技能。而就衝突論的觀點而言,功能論者所提供的平等受教育機會只是接觸機會的平等或是量的平等,而不是質的平等或是結果的平等。
以台灣而言,九年國教的實施,表面上看似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但是在實際上,地區的不同或者家庭經濟地位的不同,卻造成了同樣是受九年國民教育,但是所能學習到的知識廣度,卻有著天與地的差別。
在台灣目前的教育政策之下,當九年國教過去,學生們要面對的是推薦甄試以及學測,以使自己升上理想的高中。然而無論是推薦甄試或是學科能力測驗,在台灣充滿了妥協以及政治考量的教育環境之下,演變成為誰的家長能讓小孩接觸更多的才藝以及讓小孩更精熟測驗的學科,誰的後代就擁有更理想的學習環境。而推動孩童背後的那隻手,其力量來源就是金錢。
當學校無法滿足未來升學的需求時,家長與孩童自然而然會尋求外援,這造成了補習班在教育改革之後更是蓬勃發展的主因。於是乎,有能力的家庭能提供後代而外的教育資源,而沒有能力的家庭,只能花費更多的心力來彌補之間的差距。但是這樣的差距通常很難彌補,因為在沒有能力的家庭當中,孩童除了課業壓力之外,有時甚至還得應付家庭的生活壓力。
於是,輟學、援交、幫派、販毒或是翹家的事件層出不窮,亦或是少女未婚懷孕,造成了孩子養孩子的尷尬處境,這些都造成了惡性循環,阻擋了教育機會平等的路途。
也許有人會說,現在政府不斷地降低了就學貸款的利率,目的就是在提高學生受教育的機會,不是嗎?
但是政府忽略了很重要的事情。錢,是要還的。經濟狀況不佳的學生,在其他學生補習時,可能還需要打工來貼補生活家計。在這樣的差異之下,家境較佳的學生,獲得了較好的成績,進入了公立的大學就讀,而家境不富裕的學生,在溫習課業時間被剝奪的情況下,可能就以較差的成績進入了私立學校就讀。
之後,進入公立大學的學生,由於學費負擔較輕,因此無須申請就學貸款來完成學業。但進入了私立大學的學生,由於學費負擔較重,而必須扛下每學期將近六萬的學費債務。更何況,在台灣的教育環境中,公立大學的學生畢業後無論是評價或是出路都較之於私立大學的學生來得寬廣。於是兩個不同環境的學生在畢業之後,差距越來越遠。
計算一下大學四年中,家境清寒學生申請就學貸款的花費,包含住宿費學期以六萬元來計算吧!大學四年,學生的負債累積到了48萬,將近50萬。也就是說私立學校申請就學貸款的學生在畢業之後,就要開始準備償還50萬以上的貸款(一定會超過,因為包含利息)。
當公立學校家境許可的學生畢業進入社會準備開始置產時,私立學校的就貸生卻要開始為著他大學四年的學費負債進行清償。以目前一般大學畢業生進入社會基本的「理想薪水」約三萬來說,一年不吃不喝無須其他的花費也才總計36萬,若再加上年終獎金一個月,也不過將近40萬,若再扣掉台灣懲罰窮人的稅法,至少也得兩年才還得清債務。
當然,這也是在有人願意無條件支付你生活開銷的狀況。實際上,若學生的環境真的需要辦理就學貸款,那畢業之後兩年內是絕對無法清償這些債務的。而在還債的期間,那些無須貸款的畢業生,也趁著這段時間不斷地累積財富。再以財富累積更多的財富。於是同樣都是大學畢業生,畢業兩年之中,開始了有了天堂與地獄的分別。更遑論什麼提供就學貸款使之平等的言論了。
由此可知,所謂的社會公平,是永遠達不到公平的境界的。無論教育的政策對於弱勢族群再怎麼提供補償,若不從立足點以及升學環境上面同時改善,那也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案。
有人說,教育存在的目的,就是與其給他魚吃,不如教他去捕魚。然而,若他身處在沙漠中,教育者得是先想辦法挖池塘準備教他捕魚,或是該先想辦法要讓他在沙漠中活下去?以此推想,若是一個人受教育之後,他的成功途徑只有一條,那麼在數以千萬計競爭者當中,仲裁者要如何做到真正的公平?是讓現在台灣教育一般,人人都有大學念,然後出來的學生大部分無競爭力,或是從根本的社會體質下手,讓無論那種學歷出身的學生,都能得到同樣的尊重?
◎ 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政策
回歸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而言,受教育的目的是什麼?就功能論的看法,就是所謂的「人力資本論」,一個人在教育所得到的成就越高,出社會之後所得的報酬也相對應的越高。而教育的目的,就在於訓練學生成為各式各樣的人才,然後給予其適當的職責,得到符合其所需的工作。
然而衝突論者觀察到了實際的現象,就是產業結構以及企業的人才需求往往影響了學生的就學目標以及學校的辦學過程。而原本希望盡量減少國家干預,而讓市場來節制需求的理想,卻演變成國家為了企業提高門檻,制定課程標準、資格考試以及專業證照等名目,以次來判斷學生在就業市場的優劣地位。此外,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教育環境下,因重視優勝劣敗的法則,也造成了階級、性別和種族的機會均等政策受到了忽視。以台灣狀況而言,可分兩個方面討論,一是學歷期待,二是專業期待。
 台灣近年來大學密度增長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曾有人戲謔說,走在台北市的街頭,隨便在拿張網子在路上一撈,就是一個大學生。這說明了大學畢業人數逐年的創新高。這情況表面上看來這似乎代表了人人有書念,每個人都可以拿到大學學歷來取得更好的工作。但是實際上,由於社會上工作的供給數目並未同時增加,因此造成了大學生供過於求的狀況。於是可在報紙或是人力銀行的徵才廣告上面,發現從前也許只需要高職畢業生的助理工作,有許多都已經提高限制為至少要大學畢業以上才有資格應徵。而薪水亦然,由於僧多粥少,所以也造成了企業對於大學畢業生們的薪資不升反降。在擁有大學學歷的待業人口不斷增加的情況下,這已經不是之前所謂「眼高手低」就能一言以敝之的。
 在政府的眼中,宣示其教育政績的最好手段,就是提高所有高學歷人口所佔的百分比。而在台灣大多數人眼中,大學畢業生與專科畢業生比起來,其階級似乎又更高了一等,在政府與人民交相賊的的情況下,政府順益民意地將所有的職業學校不斷地改制為大學,於是人人都能成為大學生,以往大學生所擁有的價值蕩然無存,演變至今,造成了為數眾多的大學生在畢業後決定繼續升學,而不願意投入這個讓自己看來毫無價值可言的社會職場。
 教育,若要嚴格地說,是一種時間與金錢的消費。目前的大學政策,造成了學生必須花更多的時間與金錢來取得相同與以往的階級地位與待遇。也就是說一個國家的人民寧可花更多的時間才願意從教育體系中走出,進入社會就業體系來繳納稅金,支持國家建設以及政策。這種惡性循環,長久下來,不但拖垮了原本教育的水平,更會導致國家的競爭力下滑,目前的德國就是最好的例子 [德國部分,詳見參考資料] 。
 以專業來說,由於台灣目前以資訊業為主要產業,造成了資訊科系畢業生的需求始終居高不下,因此學校方面也因此廣設系所,政府也不斷地提供經費輔導資訊第二專長,以提供企業的需求。但是,就一般人而言,似乎是只要讀資訊就能進入高科技產業,接著就有領不完的紅利以及高人一等的薪水。
 但是實際上,台灣的高科技產業,始終停留在代工以及低階技術階段,美其名是需要高科技的專業人才,實際上是需要高科技的專業作業員。許多懷抱著遠大理想的資訊科系畢業生,在進入了當初懷抱著夢想的高科技公司之後,才發現自己所做的工作與自己所想像的相差甚遠。原本以為資訊工作是富有創造性的,但實際接觸之後,才發現自己所能接觸到的,是日復一日重複且沒有實質成就感的工作環境。
 在過往的年代,台灣中小企業進出口貿易活動頻繁,因此國際貿易人才需求若渴,大學專科的國貿科系炙手可熱。但在產業轉型過後,電機資訊擠下了國貿成為了學生選擇志向的主流,而學校也為了學生的需求調整了系所的數目,這明顯地反映了台灣教育的價值在於滿足市場的需求的狀況。
 回頭看看家長以及學生們,從中小學開始就不斷地受到市場需求的恐嚇,擔心若不朝著某方面發展,未來出社會後將會喪失競爭力,於是市場的期望有演變為家長以及學生對於學校的期望,而學校為了滿足家長以及學校的期望,也就間接滿足了企業對於學校培養人才的期望。而當人才過剩之後,市場又對新的學生們投予期望,如此惡性循環,學校教育永遠追著企業的屁股跑,而企業的需求,永遠只注重專業,並忽視自古所承襲的「大學之道」。時間一久,若將社會比喻為一個人,最重要的人性教育將逐漸地消失在學生的教育過程中。
◎ 結論 有人說,歷史就像是跑馬燈,今日所發生的,在未來也必定再次發生。也有人說歷史就像一面明鏡,看著過去,可以更正眼前即將發生的錯誤。
 在台灣,若以新舊政權交替作為劃分,以目前而言,台灣的教育歷史就像是跑馬燈,過去發生的事,如今依然重演,唯一不同的,是手段更為靈活,粉飾的糖衣更為甜美罷了。
 台灣教育改革,不應為了權力交替而存在,而是要為台灣的後代而存在。若教育政策制定者或是監督者,仍然秉持著教育的改革,是要補償過去他們受教育的時代所失去的一切,而不是站在未來,為自己的下一代尋求更有希望的生活,那麼在怎樣教育政策,也將只是個花而不實的空談。
◎ 參考文章(取自中國中小企業信息網,以下為原文節錄。)
德國科技創新能力的現狀
2003年,德國出口貿易大幅上升,在間隔數年之後,重新取得世界出口冠軍的稱號。在科技方面,據德國弗勞恩霍夫系統技術和創新研究所最新的一份評估報告稱,德國在醫療技術、應用數學、資料處理、合成材料、電子技術、食品加工、熱動力學、材料科學、生態和地理科學10大最有潛力的研究領域,均處於世界領先水平。
然而,也有研究表明,德國還遠沒有理由為其成就感到驕傲。
根據歐盟2003年發表的《第三個歐洲科技指標報告》,歐盟國家平均R&D經費僅占GDP1.94%,德國為2.5%,低於美國的2.8%,日本的2.98%;德國的高技術專利申請數在歐盟國家領先,但在歐洲專利局和美國專利商標局申請的專利總數在減少;高技術產品的產值在增加,但高技術對外貿易呈下降趨勢;高技術風險投資和新辦高技術企業數目在逐年減少。
此外,在新的世界百強企業排名表上,德國除了汽車行業繼續獨佔鰲頭、醫藥和醫療行業處於領先地位外,其他重要行業均不敵美國,在通訊、石化行業甚至不敵英國和日本。
在世界100個最著名品牌中,德國只有6個,美國為65個,其中德國賓士、寶馬、大眾、SAP、阿迪達斯、妮維雅6個品牌價值總和還不及美國的可口可樂或微軟。
在高技術領域,德國的生物技術和奈米技術雖然擁有雄厚的研究基礎,但由於缺乏政府資助和風險投資,以及公眾輿論的支持,這兩個領域的發展一直沒有形成規模。德國在衛星和飛機製造方面有一定的技術優勢,但還不能與美、俄相提並論。在資訊和通訊技術領域,德國擁有世界先進技術,但在開發新產品和拓展市場方面明顯慢于日本、韓國甚至亞洲其他地區。總體說,在多數領域,德國的技術創新能力正在受到嚴峻挑戰。
德國基礎研究非常發達,曾是許多科學發明和技術成果的發源地,但許多科學的種子在德國都變成了無花果,但移植到美國、日本後卻結出了豐碩果實。液晶技術最早由德國發明,而液晶電視屏、液晶石英表卻是由日本、韓國等生產的。生物技術原是德國的強項,其發明專利一直名列前茅,但由於從政黨到民間有一批反對基因技術的勢力,加上相關政策的不配套,使德國在基因技術的研發上一直雷聲大、雨點小。
教育與創新能力密切相關,德國的教育體制曾經是許多國家學習的楷模,如今卻問題重重,越來越顯得缺乏活力。德國大學生沒有入學考試這一關,所有文理中學的畢業生都能進大學。註冊後的大學生沒有嚴格的畢業時間,通常一個大學生拿到畢業文憑要6年,但學了8―10年沒畢業的大有人在。上大學不用交學費,可以從政府得到貸款和助學金。學生可以享受住房、乘車、醫療保險等各種優惠,這種寬鬆的教育體制恐怕是世界上絕無僅有。因此,一些大學生把校園當作避風港,無形中造成了學生缺乏社會競爭意識和創新能力。
高等教育的不振使德國面臨嚴重的人才短缺。據德國工程師協會(VDI)統計,德國每年缺少合格工程師約20000名,一些關鍵專業領域如物理、化學專業的畢業生人數減少了1/3。科研人才短缺的直接後果是導致企業的創新能力減弱,現在德國60%的企業難以招聘到新產品和工藝開發的急需人才,而相對工資待遇更低的研究機構和高校情況更糟。 
 
經合組織(OECD)2003年的教育發展報告顯示,德國大學生錄取人數比很多OECD成員要少,這是造成德國創新能力難以提高的原因之一。德國的教育投入僅占GDP的5.3%;低於OECD成員的平均值5.5%;德國學生每年課時只有642小時,遠低於OECD成員的平均水平;而師生比是1∶25,OECD成員的平均值為1∶17。報告還指出了德國教育在人事制度存在的諸多問題,如教師的基本工資相對較高,但與工作績效掛鈎的獎金很少。中小學普遍存在教師老齡化問題,50至59歲的教師占了總數的39.1%。

肉包

小明總是在住家附近的肉包店買肉包,20 年來,肉包從一顆 10 元漲到一顆 30 元,從一天可以吃三顆,到一天只能吃一顆,今天他心血來潮問了老闆為何這些年漲了這麼多,老闆很驕傲地回答... 「這區的店租漲價了啊!然後你沒發現我們現在店面不但有冷氣,又有座位,還有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