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9

遇到對的人是一種幸福

這篇不是談愛情,是談工作。

最近愈來越覺得,工作上遇到對的人,是一種幸福;遇到不對的人,三不五時就要受到無謂的折磨。

在工作上最近遇到了一位對於工作目標相異,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同事。跟他相處也不是一天兩天,算算計畫的日子也應該有兩年多了。一開始沒什麼特別的交集,偶而在他有困難時,給他些指引讓他能夠解決程式功力不足而引發的一些問題罷了。

然而從這幾個月開始,就一直不斷被他不知從何而來的頑固觀念弄得心煩意亂。一開始在爭執開發環境,又過一陣子又爭執開發語言,最近又很白目的對莫里斯說什麼軟體只是為了驗證硬體而存在這類話。

我十分了解,像他這樣思維的大有人在,但是成功的有幾希?一堆活生生的例子從我們眼前走過,他們就算有了號稱怎樣先進的儀器專利,但是卻怎樣都賣不出去而獲利,永遠都在吃開發經費而苟延殘喘。為了組員們計畫結束後的發展著想,我與老闆討論這樣想法是否合理,畢竟這位同事對於計畫實踐也有一定的重要性與方便性,對於他的想法所造成的影響不得不慎重。

討論的結果,老闆對於計畫的目標不變,在硬體低毛利的時代,即使醫療儀器毛利較高,但卻不像3C產品能利用單純硬體功能做出差異化,並引發日常生活需求,進而靠銷量來創造獲利。因此背後所結合的服務,才是長久獲利的重要考量。換言之,老闆對我明確表示了若是只有硬體而沒有後端的軟體做服務,他寧可不陪著玩這個遊戲。( 在我的眼裡看來,老闆的說法代表他寧可放棄開發這塊對於社會變化有意義的服務,任由那些只想著利益的商業團體剝削沒有更好選擇的病患,若真的這樣,著實令人痛心 )

也因此,該同事對我不諒解,認為我與老闆討論的這種做法讓他中了很多刀。我在把我對於夥伴未來的發展考量對他解釋後,他竟還很明白的對我說,計畫結束之後的事情誰知道,何必現在管這麼多!聽到這樣的講法,我隱忍著驚訝,順著他的話將話題轉移回「我對不起他」的議題上;然而,我不知道他對於他們組上的夥伴是不是也有同樣的說法,但對於這樣的態度,這樣對於工作前景與同事的冷漠,竟是出自於一個剛出社會,應該充滿衝勁,充滿光明的的年輕小夥子口中,心中充滿了感慨。

我繼承了我爹部分的個性,寧可苦自己,也不願讓自己兄弟下屬受難;雖然我老是說我爹很傻,但我爹總是告訴著我,當初我名字的由來,就是希望我能成為一個光明磊落,無愧於心的人(雖然諧音很討厭!! >< ),也因此,至少對於我的人,我可以無愧於心讓他們跟著我走到最後,即使我不能討好所有人,但也要盡力保有我那一份堅持。

我想,工作上遇到對的人是一種幸福,無論是對那位年輕人,或是對我。

2007/07/14

手術記事 (四)

今天是很枯燥的一天,早上五點半鐘就被護士小姐叫起來抽血。

「來!深呼吸... 」整個人還在神智不清的狀況時,就這樣被抽了一管血。過了一會,連點滴的針頭也給拔掉了。

既然起來了,就沒理由再睡回去,我其實也是擔心醫生隨時都會來觀察我的開刀後的狀況,睡得迷迷糊糊跟醫生說話,常會漏掉一些重點問題沒問到。因此在醫生來之前,我也不太敢睡,還好老爸一早就送來了早餐給我,早上的體力,很輕易地就被豆漿還有鍋貼給補足了。

住院醫師來到之後,詢問了昨天的開刀過程後,才得知原來我的膝蓋關節鏡手術一共開了三個小洞,而手術過程中,也幫我去除了軟骨破損的碎塊,也清除了發炎的組織,而韌帶部分,則是說還能撐,只要不再受傷,應該可以平安度過餘生,不需要開第二次刀。

既然如此,我接著就詢問了是否可以出院的問題,而醫師也回答以一般來說,這種手術在國外幾乎是當天開完即可出院,所以便讓我決定要今天出院或是在觀察個一天才出院。而我在考慮了一會之後,還是決定今天辦理出院,於是在打電話給老爹請他來協助辦理出院手續之後,我就安心的躺平在病床,等待護士小姐幫我詢問主治醫生的結果。

幾個小時過去,由護士小姐那邊傳來了消息,說是主治醫生希望我再多待一兩天觀察,又過了一陣子,住院醫師也來通知我,希望能夠在等待主治醫師對我詳細說明狀況,討論後續要注重的生活調養之後,再行出院。

於是我又在病房待了一個下午,直到傍晚,主治醫生來到病房探視,拿著照片跟我詳細解釋我的軟骨破損狀況,並說明是將照片的哪塊破損區域做修復,至於韌帶,由於開刀後確認只斷了30%,沒超過50%,所以可以不必特地再開一次刀做修復,但也因此套特別注意未來運動的類型,禁止做會有劇烈扭轉以及撞擊的運動,換言之,球類的運動都被列為拒絕往來戶,重量訓練也只能做臥推相關,不能做會讓膝蓋有沉重負荷的動作,平地腳踏車以及游泳是比較適合的運動,登山之類活動,也因地形變化大,對膝蓋不好而禁止。

總之,我要當個斯文人了...

2007/07/13

手術記事 (三)

今天是十三號,星期五,我開刀的日子。一早護士就幫我插針打點滴注射生理食鹽水,等待開刀時間來臨,原本預計十點左右開刀的計畫,卻因為今天開刀的人數頗多,因而慢慢地排隊順延到了中午。

由開刀房人滿為患,可得知十三號星期五這個西洋魔咒,在我們台灣人眼中,其實根本不放在眼裡。 (迷:十三號星期五有沒有用,咩歹丸郎公投才算數啦!這丟系愛歹丸啦!)

中午,護士小姐在我的點滴中加入了抗生素,這代表了我開刀的時刻就要來到了,又過了半小時左右,一位阿姨推著輪椅帶我進入手術室,在等待區稍事休息後,我隨即被推過一道長廊,進入了開刀房。

開刀房很明亮,而且比我想像中來得寬敞,我躺上手術檯,準備開始接受手術前的麻醉...

「來!側身,膝蓋彎曲,手抱膝蓋,像蝦子一樣...」

疑?之前不是說要做全身麻醉,怎麼變成了半身麻醉?雖然我很想看到手術的狀況,但是這樣要我突然接受,我實在沒那種心理準備啊!

「那個!對不起,我尾椎曾經有挫傷,這樣沒關係嗎?」(這是事實)

「沒關係,如果擔心,那就全麻好了,那就不用當蝦子囉!」醫生們都是好人,不忘講冷笑話舒緩氣氛。

緊接著我的口鼻被罩上氧氣罩,過不久就有著異樣的藥劑味道傳來,過沒幾秒,我就開始暈眩,再張開眼睛時,我就在休息區了。

關節鏡手術時間其實很快,我從被推進去等待,直到休息區休息半小時推回病房,總共也才經過兩個小時。

「39回來囉!」回到病房前,這是我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因為回到病房之後,我又繼續沉沉睡去,這一睡,又是一個小時過去,耳邊隱約聽到護士小姐對老爸的一些叮嚀。。

我醒來之後才知道,原來護士要求我要從兩點半躺到十點半才能起來,八點半之後才能喝水,想我一個堂堂活潑好動男子漢,怎可能受這樣的折磨,於是撐到傍晚之後,我就詢問護士小姐我是否可以起床走動與進食,果然,像我這樣全麻的狀況,以及年輕有活力的恢復力,果然不用躺那麼久,而十八個小時的飢餓感,也讓我顧不得可能有麻醉未退的反胃可能,趕緊把晚餐塞就肚子裡。

而這時,我也才親眼看到我的開刀的位置,已經被裹上白色的大繃帶,左側微微滲出了些乾掉的,不知是藥水還是血水的痕跡,膝蓋上方有些腫大,有點像麵龜,想要移動左腳時,大腿和小腿好像不是連在一起的感覺,需要特定的姿勢與肌肉的協助才能順利移動。

但是,我其實不太驚訝這樣的狀況,因為我五年前受傷時,也差不多就是目前的感覺,習慣了,也知道應該怎麼慢慢恢復活動,一切都覺得很安心。

話雖說得輕鬆,但其實還是有賴於今天全家人輪流來陪我,才讓我過得如此自在。專業護士小姐的不時的悉心照顧,更讓我在這邊覺得安心。

「有沒有跟你說過明天早上要抽血?」護士小姐問我,而我搖了搖頭。

「那麼記得今天十二點以後不能吃東西喔!」

我望著身旁娘親帶來的蜂蜜蛋糕,嘴饞的我開始思考要如何趕在午夜之前把他嗑掉。

2007/07/12

手術記事 (二)

今天是我入住振興病房的日子,整個早上就在整理要帶去的文件與日用品。

據醫師助理表示,我大概會要住兩天才能出院,因此我準備了兩條平口褲,兩件破內衣,把工作用的筆記型電腦塞進 Jansport 的超大包包中,再衝出去 7-11 買了 300 元點數卡之後,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我就拎著珍藏在衣櫃數年的拐杖,慢慢走出家門找小黃載我去醫院。

現在計程車越來越不好叫了,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計程車不多,其實計程車還頗多的,光是從我家走到捷運,我就看到了五六台嶄新的計程車,只是通通停在路邊沒營業。我拿著拐杖站在路邊,等了十分鐘,好不容易看到了一輛老舊的計程車迎面而來,運匠卻對我揮揮手表示拒載。

無奈的我,只好繼續拎著拐杖往捷運方向走,計程車總是喜歡走人潮多的路,誰會無聊走進石牌附近那幾條擁擠,路旁又停滿汽車的小街道?

果不其然,一到了捷運站,就見到數輛計程車即將駛向我的面前,莫里斯招了招手,一輛嶄新的頭又大立刻俐落地停在面前,告知司機先生要到振興醫院後,他很客氣地對我說了聲謝謝,就一路平順地載著我到了振興的門診入口。

雖然是在醫院,但拐杖不是用拄的,而是拎在手上,還是會引起一些好事者的側目,更何況我肩上又揹著一個看似要遠足的大包包,就算別人不看我,我也會努力拿拐杖或是用包包威脅他們,讓他們讓給我一條路。

到了住院櫃檯,提交了住院同意書、身分證、健保卡之後,我先到了二樓的麻醉諮詢室,麻醉師問了我的病史以及用藥狀況之後,因為我平常有服用阿斯匹靈,也沒有再開刀前做停藥動作,因此麻醉師建議我採全麻,也就是全身麻醉,避免半麻(半身麻醉)對脊椎穿刺出血而難以止血的狀況。(醫學小常識:阿斯匹靈是一種抗凝血藥物)

經過麻醉諮商後,我就到了四樓的病房櫃台報到,在觀察了週遭的海報之後,我發現這區住院的,應該大多是骨科相關,譬如置換人工關節以及像我一般的韌帶手術等等...

對我這種網路重度使用者來說,沒了網路就像把我雙手砍掉,雙眼挖掉一般,不但不能工作,也沒法子同時跟一些三五朋友話家常。(說到這問題,我逐漸懷疑我這是一種心理疾病,沒了網路就像沒了安全感) 因此,我在辦櫃台報到時,第一件事就是問,「這邊有無線網路可以使用嗎?」

振興醫院內部是有提供無線網路提供病患申請的,他們的做法是開啟幾個無安全管制的無線路由器,院內可以隨時連接,但連上之後一定要輸入帳號密碼才能得到連接到外部網際網路的權限。基本上,很貼心,不過申請過程有時間的限制,而且還要等護士小姐提供申請表格給我填寫,因此我一到病房,立刻拿出了電腦,開始搜尋四週的無線基地台。

台北果然是好地方,到處都有無線訊號,於是我很快的就找到兩台無需認證的 AP 所發出的微弱無線訊號,在成功連上線之後,我很快地連登入了 MSN 告知辦公室與好友我的病房與連絡電話。可惜好景不常,這訊號實在是太不穩定了,過了不久,這幾台 AP 就從我的列表消失,而之前買的300點 Wifly 點數,則因為這裡完全沒有 WiFly 的訊號而無用武之地。

這是健保三人房,與我同住的是兩位老伯伯,每個床位均用布簾圍起來,靠近房門有一間可供淋浴的廁所,廁所對面有衣櫃提供病患放衣物之用。而我的布簾圍起來的區域,說來慚愧,整整是其他區域的一倍半,可惜床並沒比較大,不然就可以跟人好好炫耀一下了。(迷:你是很喜歡住院是不是?)

由於今天醫院近出院的人太多,因此換床單的阿姨還來不及把我的床單枕頭給換過,所以我在放了東西,填了些表格與同意書之後,換上了醫院準備的衣服,就先去做一些檢驗,分別是採耳朵血,心電圖以及胸部X光,當上下樓來回跑了一圈之後,我的病床也整理好了,回到房間沒多久,就有護士小姐來幫我抽血。

接下來到晚上的日子實在很難熬,因為再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做了,但卻要等在病床上等著護士小姐隨時來量血壓,每換一位護士來量血壓,我都要對她們再解釋一次我血壓狀況的前因後果,看著每次血壓記錄的變化,也算是在這百般無聊的病房生活中的一點小樂趣。

就我就這樣在醫院晃到了午夜,趕在12點禁食以前嗑了些東西止嘴饞後,我便又拿著筆記型電腦在窗子旁找訊號,好不容易在靠近逃生門旁的小桌子前找到了訊號,努力嘗試了些沒有鎖住AP之後,就這樣斷斷續續地跟朋友們報告情況,並將事先打好並修修改改的這篇記事發了出去。

2007/07/11

手術記事 (一)

跟莫里斯比較有接觸的朋友都知道,莫理斯已經把部落格分家一陣子了,關於技術部份的文章,都改在專站發表,沾沾其他同領域大老的光。

其實這幾天一直想好好寫些東西,由其是前幾天被丁丁管理員要求換密碼,更讓我覺得不浪費些他們的硬碟空間,實在對不起我把豆腐腦特地挪出一塊拿來記密碼的辛苦。所以我決定開個連載,盡可能詳實記載我這幾天即將發生的事。

話說,五年前... (迷:太久了吧!! 不是說這幾天的事咩?)

咳!咳!故事總有歷史背景,讓我慢慢道來,大約十五年前... (迷:喂!剛剛不是說五年??)

別吵!話說十五年前,我還是個沒有肚子的阿福柔美少年,每天中午放學在拳擊社練拳,修身養性,順便讓小聰明太多的我趁著對打練習的過程中打笨一些,免得遭人妒忌。隨著歲月流逝,就在五年前... (迷:過程跳太快了吧?)

別管中間過程,總之就是五年前,我在與教練的一場對打中,因精神不濟沒做好護身倒法,左膝蓋扭傷而腫了起來,看了好一陣子中醫,針灸推拿吃藥樣樣來,但有時總會覺得膝蓋像是脫臼一般突然又扭到,於是連帶的影響了我走路的施力方式,雖然變得不容易扭到了,但整個腳後跟似乎因施力不當而發炎了。

上個月到了振興復健醫院看看腳踝的問題,醫生是所上的大學長,檢測後原來只是發炎,沒什麼大礙。但進一步問了膝蓋的問題,描述了病徵,學長扳了扳我的膝蓋,推測原來是我的前十字韌帶斷了!

「斷了~~ 斷了~~」當時腦袋瓜一直想著是怎樣個斷法,既然斷掉了,為什麼我還能走路呢?為什麼這樣簡單檢測就能知道大概斷掉了,那些中醫診所的推拿師推了幾年卻什麼都不說呢?

( 喔!這邊工商服務一下,是尊賢中醫診所,傳說中有能力幫您把斷掉的韌帶用推拿接回去.... = =凸 )

為了保險起見,排了時間去照了 MRI,照出來的結果很「令人滿意」,學長說這是照得很好的圖,一看就知道軟骨已經磨損,韌帶的確是斷了... 這時的我,臉上是笑笑的,內心卻是暗自飲泣啊!!!

為了趁年輕處理掉這問題,免得老來痛苦,醫師助理過了幾天後幫我安排了開刀時間,先做關節鏡手術看軟骨破損程度,再決定之後要怎麼處置。

暑假期間,醫院人滿為患,病床一位難求,而我的開刀時間,就訂在2007年7月13日早上,那天是小週末,星期五......

肉包

小明總是在住家附近的肉包店買肉包,20 年來,肉包從一顆 10 元漲到一顆 30 元,從一天可以吃三顆,到一天只能吃一顆,今天他心血來潮問了老闆為何這些年漲了這麼多,老闆很驕傲地回答... 「這區的店租漲價了啊!然後你沒發現我們現在店面不但有冷氣,又有座位,還有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