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2

手術記事 (二)

今天是我入住振興病房的日子,整個早上就在整理要帶去的文件與日用品。

據醫師助理表示,我大概會要住兩天才能出院,因此我準備了兩條平口褲,兩件破內衣,把工作用的筆記型電腦塞進 Jansport 的超大包包中,再衝出去 7-11 買了 300 元點數卡之後,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我就拎著珍藏在衣櫃數年的拐杖,慢慢走出家門找小黃載我去醫院。

現在計程車越來越不好叫了,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計程車不多,其實計程車還頗多的,光是從我家走到捷運,我就看到了五六台嶄新的計程車,只是通通停在路邊沒營業。我拿著拐杖站在路邊,等了十分鐘,好不容易看到了一輛老舊的計程車迎面而來,運匠卻對我揮揮手表示拒載。

無奈的我,只好繼續拎著拐杖往捷運方向走,計程車總是喜歡走人潮多的路,誰會無聊走進石牌附近那幾條擁擠,路旁又停滿汽車的小街道?

果不其然,一到了捷運站,就見到數輛計程車即將駛向我的面前,莫里斯招了招手,一輛嶄新的頭又大立刻俐落地停在面前,告知司機先生要到振興醫院後,他很客氣地對我說了聲謝謝,就一路平順地載著我到了振興的門診入口。

雖然是在醫院,但拐杖不是用拄的,而是拎在手上,還是會引起一些好事者的側目,更何況我肩上又揹著一個看似要遠足的大包包,就算別人不看我,我也會努力拿拐杖或是用包包威脅他們,讓他們讓給我一條路。

到了住院櫃檯,提交了住院同意書、身分證、健保卡之後,我先到了二樓的麻醉諮詢室,麻醉師問了我的病史以及用藥狀況之後,因為我平常有服用阿斯匹靈,也沒有再開刀前做停藥動作,因此麻醉師建議我採全麻,也就是全身麻醉,避免半麻(半身麻醉)對脊椎穿刺出血而難以止血的狀況。(醫學小常識:阿斯匹靈是一種抗凝血藥物)

經過麻醉諮商後,我就到了四樓的病房櫃台報到,在觀察了週遭的海報之後,我發現這區住院的,應該大多是骨科相關,譬如置換人工關節以及像我一般的韌帶手術等等...

對我這種網路重度使用者來說,沒了網路就像把我雙手砍掉,雙眼挖掉一般,不但不能工作,也沒法子同時跟一些三五朋友話家常。(說到這問題,我逐漸懷疑我這是一種心理疾病,沒了網路就像沒了安全感) 因此,我在辦櫃台報到時,第一件事就是問,「這邊有無線網路可以使用嗎?」

振興醫院內部是有提供無線網路提供病患申請的,他們的做法是開啟幾個無安全管制的無線路由器,院內可以隨時連接,但連上之後一定要輸入帳號密碼才能得到連接到外部網際網路的權限。基本上,很貼心,不過申請過程有時間的限制,而且還要等護士小姐提供申請表格給我填寫,因此我一到病房,立刻拿出了電腦,開始搜尋四週的無線基地台。

台北果然是好地方,到處都有無線訊號,於是我很快的就找到兩台無需認證的 AP 所發出的微弱無線訊號,在成功連上線之後,我很快地連登入了 MSN 告知辦公室與好友我的病房與連絡電話。可惜好景不常,這訊號實在是太不穩定了,過了不久,這幾台 AP 就從我的列表消失,而之前買的300點 Wifly 點數,則因為這裡完全沒有 WiFly 的訊號而無用武之地。

這是健保三人房,與我同住的是兩位老伯伯,每個床位均用布簾圍起來,靠近房門有一間可供淋浴的廁所,廁所對面有衣櫃提供病患放衣物之用。而我的布簾圍起來的區域,說來慚愧,整整是其他區域的一倍半,可惜床並沒比較大,不然就可以跟人好好炫耀一下了。(迷:你是很喜歡住院是不是?)

由於今天醫院近出院的人太多,因此換床單的阿姨還來不及把我的床單枕頭給換過,所以我在放了東西,填了些表格與同意書之後,換上了醫院準備的衣服,就先去做一些檢驗,分別是採耳朵血,心電圖以及胸部X光,當上下樓來回跑了一圈之後,我的病床也整理好了,回到房間沒多久,就有護士小姐來幫我抽血。

接下來到晚上的日子實在很難熬,因為再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做了,但卻要等在病床上等著護士小姐隨時來量血壓,每換一位護士來量血壓,我都要對她們再解釋一次我血壓狀況的前因後果,看著每次血壓記錄的變化,也算是在這百般無聊的病房生活中的一點小樂趣。

就我就這樣在醫院晃到了午夜,趕在12點禁食以前嗑了些東西止嘴饞後,我便又拿著筆記型電腦在窗子旁找訊號,好不容易在靠近逃生門旁的小桌子前找到了訊號,努力嘗試了些沒有鎖住AP之後,就這樣斷斷續續地跟朋友們報告情況,並將事先打好並修修改改的這篇記事發了出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什麼想說的嗎?

肉包

小明總是在住家附近的肉包店買肉包,20 年來,肉包從一顆 10 元漲到一顆 30 元,從一天可以吃三顆,到一天只能吃一顆,今天他心血來潮問了老闆為何這些年漲了這麼多,老闆很驕傲地回答... 「這區的店租漲價了啊!然後你沒發現我們現在店面不但有冷氣,又有座位,還有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