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7

My Story about Epistaxis

昨兒個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大失血,不過這不是指荷包縮水,而是真的失血了。

下午四點多,由於眼壓升高,左眼酸澀,點了小花眼藥水之後仍不見改善,就決定去廁所洗把臉再繼續工作;就在彎腰低頭沖洗時,發現手掌上有不明的血漬,抬頭望向鏡子,發現血正從鼻子緩緩流出。

由於正好有濕紙巾帶再身上(拿來當洗臉毛巾把臉擦乾用的),於是便趕緊多沾些水,塞進鼻孔中止血,也很順利地就止住了。

下班後,搭小黃與同事趕到了國賓長春廣場,打算欣賞克林伊斯威特的電影 - 「人生決勝球」,拿完票之後,趁著空檔去四平街商圈晃了晃,最後看時間差不多了,便買了杯麥當勞的美式咖啡,喝著等開場;但還沒開場我就把咖啡喝完了,於是決定先去一趟洗手間,免得待會坐不住。

就在我站起身準備出廁所時,突然有種鼻水將要從我鼻孔滴落的感覺,於是用指頭一摸,是紅色的,我當刻從腦海閃過好多個決定要下:「我要先穿褲子還是先擦鼻血?滴到地板的血我要怎麼處理掉?我包包裡頭有沒有紙巾可以塞鼻孔?我等下到底還要不要進場看電影?」

肉包

小明總是在住家附近的肉包店買肉包,20 年來,肉包從一顆 10 元漲到一顆 30 元,從一天可以吃三顆,到一天只能吃一顆,今天他心血來潮問了老闆為何這些年漲了這麼多,老闆很驕傲地回答... 「這區的店租漲價了啊!然後你沒發現我們現在店面不但有冷氣,又有座位,還有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