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7

My Story about Epistaxis

昨兒個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大失血,不過這不是指荷包縮水,而是真的失血了。

下午四點多,由於眼壓升高,左眼酸澀,點了小花眼藥水之後仍不見改善,就決定去廁所洗把臉再繼續工作;就在彎腰低頭沖洗時,發現手掌上有不明的血漬,抬頭望向鏡子,發現血正從鼻子緩緩流出。

由於正好有濕紙巾帶再身上(拿來當洗臉毛巾把臉擦乾用的),於是便趕緊多沾些水,塞進鼻孔中止血,也很順利地就止住了。

下班後,搭小黃與同事趕到了國賓長春廣場,打算欣賞克林伊斯威特的電影 - 「人生決勝球」,拿完票之後,趁著空檔去四平街商圈晃了晃,最後看時間差不多了,便買了杯麥當勞的美式咖啡,喝著等開場;但還沒開場我就把咖啡喝完了,於是決定先去一趟洗手間,免得待會坐不住。

就在我站起身準備出廁所時,突然有種鼻水將要從我鼻孔滴落的感覺,於是用指頭一摸,是紅色的,我當刻從腦海閃過好多個決定要下:「我要先穿褲子還是先擦鼻血?滴到地板的血我要怎麼處理掉?我包包裡頭有沒有紙巾可以塞鼻孔?我等下到底還要不要進場看電影?」

不容細想,於是我就先穿上了褲子,防止不幸倒下時衣衫不整會很丟人,然後從旁邊的捲筒衛生紙抽了一張塞住鼻孔,不管地板上的血跡往外衝向洗手臺。這間麥當勞的洗手臺有兩個,我選擇了離擦手紙和洗手乳較遠的,盡量避免影響其他顧客使用,我在洗手臺前,低著頭,捏著鼻子,試圖讓鼻血停住,隔了半晌,在自我感覺停住之後把手鬆開,只見原本被堵住的血水,一口氣流了出來,整個麥當勞洗手臺就像是剛發生命案一樣。我慌亂的打開水龍頭,抽了幾張擦手紙,趕緊把飛濺的血漬擦掉,可是血水還是不停滴下來,我想應該嚇壞了不少在鏡子裡頭看來故作鎮靜的顧客,其中有位女士,在洗完手後,還幫忙抽了幾張擦手紙給我,讓我不勝感激。

晚上七點五十分,低著頭止不住血,我決定咬著牙把血吞下去,把硬梆梆的擦手紙揉了一小搓,塞進鼻孔後,就在附近找了個座位,仰著頭,一口口地把血吞下去,腦子裡頭在想著,我等會到底是要衝回家看醫生,還是繼續準時進場,把電影看完。最後看電影的慾望還是戰勝了鼻血的恐懼,我繼續吞著血,起身回廁所撕一張衛生紙,堵住了左邊鼻孔,用右手遮著鼻子走向最近的小七,買了個口罩戴上,當做沒事一般進場看電影。

看完電影回到家,鼻子還塞著從麥當勞廁所取得的衛生紙,白色刷毛外套還沾著一些血漬,想趕緊洗個澡擺脫今天厄運的我,趕緊先換下衣服,開始幫家裡的小朋友清大便。然後就在我坐在地板上集滿一袋準備起身時,一滴血透過吸飽了的衛生紙滴到了我的腳上。

凌晨十二點,我強作鎮靜,把鼻孔對準了裝舊貓沙的塑膠袋,看著血一滴滴往貓沙裡頭低下去,雙手則摸索著尋找放在附近的紙巾,找到了之後,立刻掩住鼻子,往廁所裡頭衝。到了洗臉台前,我把吸飽了血的衛生紙從鼻子取出,只見血水從鼻孔中一湧而出,衛生紙還順便帶出了一些已凝結的血塊。

看著白色洗手臺被自己的血染紅,心中掙扎著到底要不要在這深夜去掛急診,考慮的點是因為掛急診就代表我承認這事情很嚴重,但是我又很不想承認。於是我就用紙巾,浸了冰水,試圖再次把鼻血止住。

一切看來很順利,我稍微沖洗了一下洗臉台,發現血真的很難洗,凝結的血塊,會塞住排水孔,暗紅的血,被水稀釋成了鮮紅的血水。而我在過了一會感覺血止住後,就趕緊洗了個澡,準備休息。

凌晨一點二十分,平躺在床上的我,由於鼻孔塞了濕紙巾,所以呼吸不是很順暢,喉頭也一直感覺有東西梗著,於是用力吸了一下,一開始感覺有一團類似鼻涕的東西被吞下肚子,接著就是不斷有著溫熱液體從鼻腔產生,倒灌到喉頭,起初我還不斷地吞嚥,想說會自己停住,但最後已經吞嚥到喉嚨感覺有些不適的感覺,便再次起身到洗臉台前。

這次我學乖了,我把臉湊近洗臉台,把紙巾由鼻孔抽出後,血水果然又一股腦兒的湧出,但就沒有因為重力加速度的緣故飛濺得到處血跡斑斑了,雖然比前次的驚心動魄好些,但還是看起來很驚悚。

胡亂塞了一下衛生紙,我終於放棄抵抗,穿了簡單的外衣,拿了錢包鑰匙手機,就打了55688叫了台小黃前往振興醫院急診室。

進了急診室,問了病史,量了血壓,過程中有位老先生被推了進來,據親人對護士的敘述,是被發現坐在廁所馬桶動也不動,收縮壓7X,血糖147,這時突然莫名覺得我的血流不止好像也不是什麼大礙。

坐在椅子上等待那位病人處置告個段落前,用手機在急診室打了卡,閉著眼睛休息,此時鼻血已經由衛生紙滲出,沾上了口罩。

值班醫生開了降血壓藥物給我服用後,決定轉診耳鼻喉科,於是我又休息了一會,被帶往了耳鼻喉科門診,由耳鼻喉科醫生做了鼻腔的清創以及止血後,最後塞進了兩塊紗布,並被要求定時服用抗生素,三天後回診,最後在交由值班醫生確認後,就這樣結束了人生中,這齣不斷失血的戲碼。

我仔細回想發生的原因,應該是一連串綜合細節所造成,首先最近因為近日疲累以及天冷的緣故,血壓可能又慢慢爬升;在昨天中午部門聚餐,吃了一點都不清淡的火鍋造成血壓升高;下午眼壓高時,點了小花眼藥水,小花眼藥水的血管收縮劑沿著淚管道達了鼻腔,造成鼻腔血管異常收縮,當我洗臉時,姿勢發生變化,中午的高血壓,加上了姿勢改變的血壓升高,造成了鼻腔內的血管破裂,而鼻腔內血管破裂,是在鼻子外側怎麼捏都止不住的狀況。晚上在麥當勞以及清理貓沙時,都是因為姿勢發生變化,壓力改變造成血管再度破裂,最後睡前則是已經處於傷口過大,無法自行癒合的狀況。

結論:
1. 今年沒有安太歲,如果這就是今年的血光之災,那之後就可以寬心了!
2. 慶幸不是爆在腦子裡。(謎之音: 你怎麼知道腦子有那兒的還沒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什麼想說的嗎?

肉包

小明總是在住家附近的肉包店買肉包,20 年來,肉包從一顆 10 元漲到一顆 30 元,從一天可以吃三顆,到一天只能吃一顆,今天他心血來潮問了老闆為何這些年漲了這麼多,老闆很驕傲地回答... 「這區的店租漲價了啊!然後你沒發現我們現在店面不但有冷氣,又有座位,還有 80"...